种种棉花收收瓜

江波涛中心。
私货携带者,一个农民!

【百日江波涛|喻江】精英玩家如何愉快度过三年高中

*百日江波涛DAY46

*架空中国高中PARO,背景是海淀区某中学。班级是按照战队所在地邮政编码第一位来的

*本来想写乡村爱情,鉴于博主刚刚结束一段令人失望的感情,闪婚闪离,还是决定发点糖(。)

*一发完结

  “喏,那个就是2班副班长。”黄少天在喻文州耳边道,“穿浅蓝色衬衣那个。”

  江波涛正把上节课的课本放回柜子里,他的柜子在上排,放书的动作让人注意到他白得发光的脖颈和有些消瘦的胳膊。

  喻文州放慢了步子,扭头问了一句。

  “文科理科?”

  “文科。怎么,班长你看上他啦?我也觉得他人不错,挺健谈的,比他们班那个闷葫芦班长讨人喜欢多了,虽然那个班长靠脸吃饭,也不用说话……哎,这江波涛腰可真细!”

  喻文州的视线顺着黄少天的话飘到江波涛的腰间,别有深意地笑了。

  在高中这个小战场上,被称为学神的精英玩家反而是给普通玩家陪练的。普通玩家通过努力争取机会,白白浪费精英玩家3年青春,精英玩家很无奈啊,高中学籍不满三年不让报名高考,我们也没办法。

  喻文州很不巧就是这种精英玩家。

  只好谈谈恋爱。

  喻文州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右手拿着笔,尽管笔盖都没开。他的桌面上只有一张卷子,半节课时间就写完了,这种小测除了最后一道大题的计算之外根本不用检查,他盯着窗外发呆,想江波涛。

  实际上他早就知道江波涛这个人了,和喻文州相反的,浑身散发着恰到好处的温暖的人。偶尔在校园里擦肩而过的时候,喻文州闻到了海风一样的味道。他的长相和举止一点也不女性化,这不妨碍喻文州觉得他很甜。

  喻文州不爱倒腾数理化,高一时每学期对这些科目也只是按照文科最低要求每周选一课时,很难碰到江波涛,升入高二江波涛正式理转文,投入政史地的怀抱,不知是偶然还是命中注定,他俩这学期选课居然达到了90%还多的同步率,几乎每节课江波涛和喻文州都在同一个教室,坐在一起。

  江波涛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喻文州的。

  高一时江波涛只是从别人嘴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什么讨女生喜欢啦,仅次于叶修和周泽楷的全民男神啦,腿长又温柔啦,听起来就不像是和自己是一个世界的人。其实江波涛也有很多小粉丝和爱慕者,只是他走亲民路线,不如被学神光芒笼罩的喻文州给人的距离感,论硬件条件,两人差的不多。

  政治老师在台上唾沫横飞的跟同学们剖析dang的政策,同学们三两成群研究dang的对策,后排睡倒一片。喻文州把手机放在摊开的课本上玩2048,江波涛在记笔记的间隙瞟了一眼他的屏幕,看到最大的数是8192,吓了一跳。

  喻文州看他一眼,手指一划,最大数变成16384。

  江波涛吓得不轻。

  喻文州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把手机收进口袋里,侧头盯着江波涛看。

  江波涛不加犹豫就回了一个标准的江波涛式笑脸。

  他坐的位置偏过头正好对着窗外的阳光,喻文州莫名有种被戳中的感觉。

  总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喜欢上喻文州了。

  主要表现在,看到喻文州的背影有种冲上去抱住的冲动。

  他很愁,把这事告诉了最好的朋友周泽楷。

  周泽楷摸着下巴想了想,道:“他是好人。你也是。”

  江波涛有点纳闷,你怎么知道他是好人?你估计见他都没见过几次吧。

  “挺好的。”周泽楷摸了摸江波涛的头。

  江波涛不知道这个挺好指的是有喜欢的人挺好,还是喻文州挺好。

  喻文州抱着一沓材料站在2班门口,2班人走了大半,杜明擦完黑板,拍拍手走到喻文州面前:“有什么事吗?”

  喻文州眯起眼睛:“想麻烦你帮我约下你们班长。”

  “你要追他?”杜明倒吸一口冷气,“怪不得你天天跑我们班跑这么勤,课都和我们班长选一块儿!”

  “没。”这回喻文州说的是实话,“有点事和他说。”

  “喻班长,我这人有信仰的。”杜明一字一顿,字正腔圆,抬手一指教室外学校礼堂,“那走道看到没?我信仰有这么宽。”

  喻文州压根没看他手往哪儿指,笑了笑继续道:“我有3班那个弹钢琴的美女微信。”

  “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喻文州约周泽楷其实没什么别的事,就是表示一下我看上你们副班长了,觉着他哪儿都好,怎么看怎么顺眼,给您打声招呼,我这就要追他啦。

  周泽楷口风紧也不爱打探他人是非,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可事说完了菜还没上全,两位学神又说了会儿学习上的事。

  周泽楷吃完饭回班碰到杜明,杜明神秘兮兮地把他叫到墙角,“喻文州跟你说什么啦?”

  “……”

  周泽楷扬起帅脸,抬手一指外头的操场,“我的信仰,有那么大。”

  江波涛自然被蒙在鼓里,喻文州找的人靠谱过头,就算是对最好的朋友也一个字儿也不漏,江波涛跟周泽楷提起5班班长的事,周泽楷也一阵子嗯嗯啊啊哦糊弄过去,留江波涛一个人撑着脸探寻这神秘又庄严的爱情。

  啊!校园恋爱,你为何如此缥缈,你为何如此夺人思绪!

  逃课总是能让共同参与的两人建立革命友谊。

  或者滋生爱情。

  喻文州和江波涛人手一个煎饼坐在路边,喻文州看着咬得开心的江波涛道:“地中海的课都敢逃,真是不要命了。”

  江波涛乐了:“没办法,实在太饿了。再不吃点东西可能一会儿要和地中海打起来,那比旷课还严重。”

  喻文州没说话,伸手把江波涛滑下来挡到眼睛的一束刘海捋到边上。

    江波涛看着他,最终也没开口。

  很快到了冬天,B市下了第一场雪,堪称十年来最大。

  下了晚自习的喻文州在过道被低年级的女生拦下,从女生结结巴巴的语气的紧张的表情中看出了她接下来要做的事。

  心中还在酝酿着怎样果断又不伤人自尊的拒绝对方,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对面的女生愣了一下,指了指他的口袋:“学长先接电话吧。”

   是江波涛打来的,背景是他上课睡觉时喻文州偷拍的一张照片,阳光再一次打在他的侧脸,气氛看上去美好又温柔。

  喻文州接起电话:“喂?”

  “不要答应她。”

  “什么?”

  “不要答应那个女生。”

  喻文州转头看向窗外,刚好和在对面教学楼同楼层窗口的江波涛对上视线。“好。”喻文州挂了电话。

  再回去的时候江波涛已经不见了,杜明和吴启他们打闹摔进了一堆扫雪工具里,喻文州堪称温柔地把杜明拎起来,掸干净他身上的雪:“小江呢?”

  “他?不知道啊……应该在外边看雪吧。”

  杜明猜的没错,喻文州一下楼就看到了江波涛。

  “刚让我拒绝别人,转眼就一个人出来看雪了?”喻文州走到江波涛身侧,“像是失恋的人是你一样。”

   “你会让我失恋吗?文州。”江波涛半张脸缩在围巾里,只能看到一双笑的弯起来的眼睛。

  “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要跟我告白了?”

  “不。”江波涛转过来面对着喻文州,突然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戒指盒,咧着嘴笑了,“是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喻文州分不清戒指和漫天的雪花哪个更亮一点,最后发现还是江波涛的眼睛最亮。

  “好。”喻文州没有去拿戒指,而是弯下腰在江波涛飘满雪花的头顶上亲了一下,“我答应你。”

  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这事非常微妙和尴尬。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像是整整一年对对方的爱都找到了出口,过程混乱而没有章法。喻文州从背后进入江波涛,手掌叠在江波涛的手背上,江波涛半眯着眼睛看见他中指上的戒指,居然忍不住笑了一声。

  喻文州不满地在他后颈咬了一口:“专心点。”

  “我很专心啊。”江波涛转头朝着喻文州的下巴轻咬一下,“我满脑子都是你。”

  过程是动人的,结局是惨烈的。

  喻文州天赋过人,第一回就搞得江波涛彻底失去娶喻文州的信心,心甘情愿嫁入喻家。

  喻文州不禁在心中感谢互联网。

  喻文州那叫一个满足,连续几天都一副迎娶白富美出彩中国人的模样,惹得黄少天对二人的性生活好奇得心痒痒,忍不住问他:“……和江波涛做是不是特别爽?”

  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回答他:“是。”

  这边的江波涛还在和周泽楷筹划第二次求婚,时间预计在二人收到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

  END

评论(5)
热度(102)
©种种棉花收收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