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棉花收收瓜

江波涛中心。
私货携带者,一个农民!

【百日江波涛|喻江】stalker

*百日江波涛DAY18

*不黑角色!二位都是我的心头肉,无恶意,请保持愉快的心情看文(≧▽≦)

*小短文一发完结!


  “你看这里。”

  江波涛从收藏夹上百个页面里点开一个微博主页,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小号。关注和粉丝都是十位数,粉丝都是僵尸粉,像是一个私人树洞。

  没有评论也没有转发。

  喻文州皱了下眉,用笔记本上的触控板点开了关注列表。

  “前辈可以用鼠标的。”江波涛把手从鼠标上拿开。

  “不用。”喻文州修长的手指按着空格,页面不断下滑,他看得很快,一眼扫过那些“荣耀联盟资讯”“轮回战队”和各种选手的微博账号,“也是喜欢荣耀的人,应该是你的粉丝。”

  喻文州按下ctrl+w的快捷键关掉关注列表,重新回到那个人的主页。“九水大大我爱你?”喻文州扭头给了一半侧脸向着江波涛,“光看名字没有任何线索,你是怎么看出她不是普通粉丝的?”

  “说来话长……”江波涛靠在椅背上开了一罐饮料,望着天花板展开回忆,“我本来是不太看微博评论的,太多了,会看不过来。有一次去H市打比赛,粉丝送的礼物里有一束白玫瑰。”

  “你最喜欢的花就是白玫瑰吧?”喻文州挑眉,转过身来背靠着电脑桌,刚好与江波涛对视。

  “我从未在任何场合公开说过。知道的只有职业选手。”职业选手群里曾经有过一次情人节话题,就是在那时江波涛透露了自己喜欢白玫瑰。

  “也有可能是巧合。”

  “我考虑过这种可能。但是下一次去Q市我再一次收到了礼盒装的lupicia。”

  “你想想,有没有说过你喜欢喝这个牌子或者在微博上发照片的时候把外包装照进去了?”喻文州依稀记得江波涛家里有专门的柜子摆放lupicia的地区限量款,毕竟作为人人都买得起的平价红茶,每年的节日和地区限量做的那么良心,不收几盒自己心里都过意不去。

  “我去翻了自己从开微博到现在上传的所有图片,都没有出镜。”

  “它们是同一个人送的?”

  “虽然没有任何信件或者便条能证明它们的来处,我发现当天的微博里都会有这个人——”他指了指电脑屏幕,“她的评论,在H市时会评论‘送的花喜欢吗?’后来又评论了一次‘送的茶喜欢吗?’除了这两条没有给我过别的评论。”

  “两次都是凑巧碰上了你的喜好?”喻文州若有所思地向下翻着页面,微博数很少,像是不想刻意暴露什么有价值的个人信息。大多微博都是“有点烦”“要克制”“倒霉透顶”这类抱怨,偶尔夹杂着几张照片,没有人物出现。

  “不是学生,至少不是中学生。”喻文州突然开口。

  “为什么?”

  “所有微博都是‘来自微博’,没有来自手机客户端。”他随意找了几条微博,将光标移到具体时间上,“这条是4月,发布时间是10:15。这条9月,发布时间16:20。两天都不是周末,中学生应该在上学,大学生有可能没课。暂时不考虑极端个例,我假设她是上班族。”

微博只有两页,喻文州索性从后往前看。“萧山体育馆……发布日期是6月28号,刚好是打比赛那天。虹桥机场,发布日期是……轮回主场挑战赛第一天?”喻文州摸着下巴,“场场都到,看样子工作性质属于比较清闲的那类。”

  “有没有可能是男的?”江波涛道,“微博里没有出现普通女孩子会晒的闺蜜照、吃吃喝喝的照片或者收到的周边。她的性别选的是女,也许是故意的,给人错误的引导。”

  喻文州点点头,继续逐条研究这个人的微博,直到看到一条三天前的微博,文字是上传图片时会自动配上的“分享图片”,图片点开以后似乎是一瓶墨水。

  “这是什么?”

  “这条我怎么都没注意……”江波涛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梵高蓝。出了名不好买的墨水,我只跟一个认识的日本代购说过这个。这年头的斯托卡怎么这么厉害……”

  “没想到你的爱好还挺文艺。”喻文州笑了笑,问江波涛:“这种程度可以报警吗?”

  “警察叔叔会说她是偷了你的钱还是偷了你的人,都没有就不要给警察叔叔添麻烦了。”江波涛摇摇头,表情十分无奈。

  喻文州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好继续研究那个人的微博,这是唯一的线索了。刷新过后页面出现了一条新的微博,是用时光机进行定时发布的,依旧是“分享图片”和一张蓝天的照片。

  江波涛好像被咬了尾巴一样拿过鼠标,用力过大差点把鼠标甩出去,他点开大图,猛地看向窗外,惊呼一声我操。

  喻文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窗外的天空和图片中的天空一模一样。

  江波涛瞪大了眼睛:“别逗我了,白天还能讲鬼故事啊……”


  江波涛发现自己被stalker盯上是一个月前的事,也就是发现“九水大大我爱你”这个账号之后。

  这个人似乎深知自己未提起过的各种喜好和私人行程,毫不吝啬地合法表达自己对江波涛的爱意,以粉丝的身份送出江波涛喜欢的东西,不越线,也不留下任何关于自己身份的线索,仿佛空气一般,它认识你,你不认识它,它就在你周围。

  被人喜欢和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差不多,不去想也不会影响到正常生活,一旦想起来特别折磨人。

  作为电竞职业选手会被stalker缠上,这事怎么想都太诡异了。江波涛谁都没告诉,自己一个人窝那儿苦恼了一个月,想不出办法,只好求助职业选手群。

  他在群里简单叙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没说什么细节,瞬间就被刷了一屏幕恐惧的表情,江波涛耐心地从一堆表情和“太可怕了吧”“吓死人了”“小江节哀”里找到了一句“下次比赛在B市,我们可以一起想想办法^ ^”发言人是喻文州。

  有个靠得住的前辈愿意帮自己出主意,江波涛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一点儿。便私戳了喻文州约好了时间地点,赛前选手们一同到达主场,有两天时间可以自由活动,他们约了其中的一天在喻文州的酒店房间见面。

  江波涛心想,这位没怎么说过话的蓝雨队长可真是个好人啊。


  江波涛反应很快,第一时间环顾了一下四周,迅速翻开自己的包,什么都没有丢,也没有摄像头或者监听器,只有夹层多了一张下午四点的电影票。

  喻文州抱着手看他,面色波澜不惊,“要去吗?”

  江波涛内心乱成一团,好像又回到了体育中考时离1000米线还有100米的那个瞬间,不知是害怕还是带了点期待的复杂情绪涌上来。

  决战之时就是今天了吧。

  江波涛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15:01。

  “……我去。”江波涛的声音意外的平静。

  “我陪你?”喻文州站起身,把刚才卷上去的袖子放下来,扣上袖口,“一个人会不会不太安全?”

  “不用。”江波涛对他笑了一下,“个子这么高的一个爷们,怕什么。”

  喻文州没说话,走到江波涛面前俯视着他。江波涛想起喻文州曾经被媒体和粉丝评价过“黑洞一般”的双眼,颜色深得反常,即使在太阳下也像是纯黑色的,不表露任何情绪。

  现在这双眼睛正看着自己,它们什么都没有说。


  拜B市堵车所赐,饶是江波涛一出酒店就打上了车,到达电影院时却离电影开场还有五分钟。外边毫无征兆地下起了雨,像是末日前兆。

  好像决斗都是在这样无光的天色下开始的。江波涛有点中二地想。


  放映厅里坐的满满的,江波涛拿到的电影票位置在最后一排的中间,两边各自是一家三口,这部电影定位比较低龄,到场的几乎都是中学生和带着孩子的家长,偶尔有几个附近的大学生带着男女朋友来看。放映开始,江波涛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电影上,开始思考这位stalker先生或者小姐作案的种种细节。


  白玫瑰。

  红茶。

  墨水。

  代购。


  会不会是那个代购姑娘?


  这让江波涛醍醐灌顶。

  他一直被“粉丝”的身份所误导了。


  不过代购的嫌疑被很快排除,代购姑娘是在东京的留学生,工科,每天忙的不分昼夜,对荣耀也兴趣缺缺,偶尔看看周泽楷的孙翔的微博自拍,怎么说都不会对江波涛的私生活这么感兴趣。

  他是怎么认识这个姑娘的呢?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年前,那时自己要买……巧克力,对,是孙翔的生日,他想给孙翔买点日本的小零食。接着在群里问了有没有人认识在日本的代购……


  江波涛打开手机解锁,在好友列表里找到一个人,在历史记录里找到他们的第一次交流。

  “我堂妹在东京留学,偶尔做代购赚点零花钱,你可以联系她^ ^这是她的QQxxxxxxxxx”


  天空。

  只有和那个人能一起看见的天空。

  电影票。

  只有那个人有机会放在自己包里的电影票。


  江波涛拨通了一个电话。

  “是你,对不对?”

  他等不及电梯了,冲向楼梯口几乎是狂奔着,有几对情侣抱着爆米花上楼,向他投去不解的目光。

  他跌跌撞撞奔出大厅,停在电影院的自动门门口。

  “我以为你早就会知道。”喻文州打着伞站在雨中,居然有一种意外的挺拔漂亮,隔着一层玻璃看得并不真切,但那双眼睛的确是看着自己的,他带着笑意向前走了一步,自动门向两边打开,他拿着手机的右手夹着一束白玫瑰,“现在,你的回答呢?”


END


评论(29)
热度(177)
©种种棉花收收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