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棉花收收瓜

江波涛中心。
私货携带者,一个农民!

【喻江】救命文州变成四个了(1)

*前情提要:http://samueda.lofter.com/post/3ba75f_5ebe142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不要认真,不要认真……


  江波涛现在非常混乱。

  他面前坐着四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人,他们都是喻文州。

  不同的是,他们是喻文州在不同二次创作中的形象。

 

  江波涛拿起面前已经冷掉的茶喝了一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你们……”

  

  “小江,你是我的。”那个穿着板挺西装(并且看上去很有钱)的喻文州双肘撑在餐桌桌面上,手指交叉抵着下巴,非常温和地笑着,语气却是与表情相反的不容置疑。

  “不,前辈,你大概是搞错了,我谁的都不是……”

  你从哪个PARO的同人里出来的啊!OOC了吧!

  江波涛的笑容僵在脸上,他显然不太容易应付这种情况。虽说中学时也收到过女同学的情书,单独告白也有过,可单独告白都是一对一,现在可是有4个啊!

  “喻总一句话,什么美人没有,何必吊死在小江一颗树上呢?”穿着蓝雨队服的喻文州坐在他对面,他俩不仅长得同步,动作也惊人的同步,这样的场面让偶尔也刷刷T区的江波涛有种萌了水仙的错觉。

  “你们关注点是不是跑偏了……”江波涛干巴巴地开口,被穿着训练营队服的喻文州轻飘飘地打断了:“前辈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们来这里之前的记忆全部都消失了,也不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叫我什么?”江波涛楞了一下。

  “前辈。”

  “……你大概是穿越了,事实上你是我的前辈。”

  “这样啊……”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喻文州歪头想了一会儿,“来这里之前我们好像在蓝雨训练营的休息室,我把前辈按在沙发上……”

  “别说了……你就是从同人里穿越过来的没跑了……”江波涛捂着脸,身心俱疲。

  长着猫耳的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他背后,给他捏着肩,“我没地方去,小江可千万不要赶我走啊。”

  江波涛猛地回过头:“我工作很忙的,还没找女朋友,最重要的是,我还没钱。”

  霸道总裁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掏出钱夹,抽出一张建行白金卡推出去。

  你穿越还自带装备的吗!

  江波涛脑子转的很快,飞快把那张卡郑重地放在猫文州手里:“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再见。”

 

  晚上十点,江波涛和小喻两个人并排站着刷牙,因为是在赛后的休假中,江波涛一介宅男,整天在家看看电视上上网吃吃零食,也没怎么注意头发,平日抹到一边去的刘海也垂了下来,看起来相当的不修边幅,小喻比他矮一点,刘海打理的非常清爽,眼神已经有了大喻的感觉,整个人却相对几年后成为队长瘦了一圈,胳膊细细的,看着心疼,江波涛一句“你怎么还没走”卡在喉咙口说不出来,正当他犹豫该怎么说服小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小喻开口了:“前辈平时用什么洗面奶?”

  “……CPB。”江波涛老实回答。

  “好。”小喻非常自然地拿过镜子前的洁面乳。他这个动作才让江波涛注意到镜子前多了一堆不属于自己的瓶瓶罐罐,刚才小喻那句问话只是为了清除哪个是他的罢了。

  其实不用问的,Lamer一看就是喻总的,我买不起。

  ……算了不吐槽了,这个画面槽点太多导致无处下口,江波涛选择走实用路线,关爱的问道:“你这个年纪能用SK2吗?”

 

  江波涛帮小喻把客房收拾了一下,换了新的枕巾和被套,又找了一套睡衣给他,小喻一一道谢,在江波涛帮他关上门之前还踮起脚亲了他一下,“晚安。”

  ……啊,小朋友真可爱。

  江波涛就这样被萌萌的小朋友收买了,一路晕晕乎乎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在看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的时候瞬间清醒了:“你怎么在我的房间?”

  坐在他床上的人抬眼看了他一眼,放下了手上的iPad,笑眯眯道:“小江想让我睡沙发吗?”

  这话从床上的人嘴里说出来有种莫名的蛊惑力,江波涛一时失神,摇摇头:“也没有。”

  “过来,我跟你说我的事。”喻总往边上挪了挪,拍拍身边的空位。江波涛叹了口气,顺手关上了灯,走到床边还没坐下,就被一只力量惊人的手臂拉过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压在了身下,江波涛倒吸一口冷气,“你……”

  “嘘……”霸道总裁喻文州温柔地低下头吻着他,“我大概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了,虽然还是在我之前生活的那个城市,你还是我之前的爱人……但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江波涛被吻得稍微有点迷糊,但还是有百分之九十的清醒在,道:“你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吗?”

  身上的人嘴唇向下轻咬着他的颈侧:“不记得。刚才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之前世界里我的公司在这个世界并不存在,而我的身份变成了一个电竞方面战队的队长……就是下午坐在我对面那位,他是你这个位面的人吧?”

  “嗯……”

  “他是你的……爱人吗?”

  “不是。”江波涛心一沉,一段不太好的记忆浮上来,他语气闷闷地说,“……只是同事。”

  “明天再开一次会吧,我想问问他们各自的情报。至于现在……”他咬了一口江波涛的锁骨,“先做再说。”

  江波涛顿时醍醐灌顶,感觉像生吃了一整个榴莲,迅速把身上的人推开翻下床:“你睡吧,我去思考一会儿人生。”

  喻总也不勉强他,饶有趣味地盯着他佯装镇定的背影:“可是在我的那个位面,你很喜欢我对你这样的。”

  江波涛身形一震,镇定道:“那我应该是OOC了。”

  “OOC是什么?”

  “……没什么,晚安。”

  江波涛关上门走出去没多久,衣柜的门突然打开,一只黑猫跳了出来,金色的眸子盯着床上的人看了一会儿,像是警告他一般喵了一声,变成人形,打开门也跟着走了出去。

 

  江波涛走进客厅,真正在这个位面存在的那位——蓝雨队长喻文州不知道去哪儿了,客厅亮着灯却没有人。

  出去了吗?

  他的思绪相当乱,比在比赛上遇到叶修还乱,变成人的黑猫从身后抱住了他,用头顶上软乎乎的耳朵蹭了蹭他,“我们做吧。”

  江波涛被这份直白惊呆了,还好这时睡衣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他抢在猫文州把手机拿出来按掉之前接起了电话:“喂?”

  “小江……”

  “嗯,小周。这么晚有事吗?”

  “……你那边有人?”

  头上长着猫耳的喻文州轻笑一声在江波涛耳边吹了口气,江波涛眼睛都不眨,一把抓住了他的尾巴掐在手里,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没有,怎么了?”

  “明天晚上七点俱乐部聚餐。”

  “好的。”

  “晚安。”

 “晚安。” 江波涛脸不红心不跳地挂了周泽楷的电话,放开了手里的尾巴,对着那颗埋在自己肩窝的猫头认真地发问:“你能生孩子吗?”

  猫头:“……”

  猫头:“不能。”

  江波涛露出了遗憾的表情,循循善诱道:“……所以我们发生……那什么行为,是没有意义的。”

  猫文州不上他的当,舔了舔他的耳根,含含糊糊道:“可是我明明听到你和那个霸道总裁这样那样了……”

  江波涛一惊,“那是个意外!没做到最后的!”

  猫文州一脸的胜券在握,“当时我在衣柜里睡觉,刚好听到了。你别瞒我。”

  “……”江波涛不知道该吐槽他喜欢在衣柜睡觉好还是该掐着他的脖子前后摇晃逼他忘记好,他发现自己从卧室出来思考人生的行为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还不如回去睡觉。他冷静地把他的两条猫爪从腰上扒下来,冷静地站起来,冷静地往卧室走,假装前五分钟的记忆被橡皮擦掉了,在楼梯口碰到了刚好下楼觅食的训练营喻文州,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小喻,下来找吃的吗?”

  “嗯。前辈忙完了?”

  江波涛后背凉了一半,赶紧摆摆手:“不不不你才是前辈……”

  小喻眨眨眼睛:“可是我现在还在训练营,前辈已经是冠军队的副队长了。”

  江波涛没力气跟世界线较真,只好抬手摸了摸比自己矮半个头的未来的蓝雨队长的脑袋:“乖,小朋友这个时候要去睡觉了。”

  “我可以和前辈一起睡吗?”小喻对着江波涛背后面无表情靠着墙的猫文州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你已经过了和别人一起睡的年纪了。”江波涛没注意到自己背后有人,也学着笑眯眯地拒绝了他,逃也似得上楼了。

 

TB猜猜有没有C

评论(11)
热度(39)
©种种棉花收收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