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棉花收收瓜

江波涛中心。
私货携带者,一个农民!

【喻江】捕获一只透明人我们需要做什么(2)

万圣节PARO,微量韩叶、双花、肖王。


 

  “诶?不太清……”

  “是狼给的诱惑!我唱起了情歌!”

  销魂蚀骨的歌声吓得江波涛先生一个激灵,险些从椅子上掉下去。他手忙脚乱地扶住吧台边缘,对面的喻文州笑着开口了:“少天晚上好,在唱歌……和乐乐?”

  张佳乐跟在黄少天后头跌跌撞撞跑进来,也跟喻文州先生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啊队……对不起我爱你!!”狼人摇着尾巴像是想掩盖什么又嚎了一嗓子,蹦蹦跳跳到吧台前打了个响指,“帅哥来杯伏特加~要你们这儿最烈的。”

  “你啊……”喻文州先生叹了口气,摸了摸狼人先生毛茸茸的耳朵,转过身去酒架上取酒,张佳乐先生坐在黄少天先生旁边,用没有戴钩子手套(就是海盗船长标配的,假装自己断了一只手的装备)摸了把好脾气的吸血鬼的腰,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哟~小喻退休了身材还是这么好啊,我家大孙就天天嘲笑我不运动小肚子都养出来了……”

  “有小肚子的只有你和叶修好吗!你整天窝在花店里一天下来两步路都走不了,叶修那家伙更是不要脸,他一旦屁股挨着凳子了就动都不动,活该你们两个被嫌弃,要不是哥有事没事还带着你唱歌,你声带都要退化了好不好。”狼人噼里啪啦机关枪一样地把海盗船长从头数落到尾,海盗船长瞪圆了眼睛看着他:“黄少天,你说我要打死你还是打死你?”

  江波涛先生听到这儿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了。黄少天先生转过头看到飘在空中的高脚杯,“小江你在呀!你是我见过第一个拿高脚杯喝柠檬水的,到了酒馆不喝酒怎么行,队……”他转过头看向喻文州先生,突然停下了。

  “队?”江波涛歪头,即使没人能看见他这个动作。

  “对不起!”狼人先生突然大声道歉,“我忘了你不能喝酒哎呀你看看我这记性,人老了就是记不住东西……”

  “嗯……”江波涛先生看向他因为紧张而竖起来的尾巴,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没事的。”

  黄少天先生喝了一大口伏特加,随后开了话匣,即使他一张口就像有说不完的话,江波涛先生也能感觉到他面对这位吸血鬼老朋友时话变得更多了,他用胳膊垫着下巴趴在吧台上,听着狼人先生语气激动地向吸血鬼先生说着这几天这儿发生的好玩的事儿,张佳乐先生偶尔在一旁帮腔,喻文州先生只是一直笑着倾听,偶尔点点头。

  酒馆里用老式唱片机放着古斯塔夫·马勒的旅行者之歌,江波涛先生突然感觉眼皮很沉,耳边的声音越来越远,身体掉入温暖的酒液之中,不断下沉,下沉,最终落上地面,迎接自己的是空无声响的黑暗。

 

  再一次睁开眼时,自己身上盖着一条薄毯,他揉揉眼睛直起身,却被从后腰袭来的疼痛逼得惊呼了一声。自己看上去在这个酒馆里趴着睡了一晚,他扯下自己身上的毯子,看到了毯子一角绣着的半边蝙蝠翅膀图案。

  喻文州先生应该还在楼上睡觉,江波涛先生笑了笑,从自己的邮包里取出一张便签纸和一只笔,咬下盖子写上了“谢谢^_^”和毯子一块儿留在吧台上。

  推开酒馆的门,直面刺眼的阳光让人有些睁不开眼,这时江波涛先生才明白喻文州先生的酒馆光线是非常昏暗的,只有在夜晚才会成为保存着光亮的地方。现在的时间大概是清晨六点,因为是周末,街上大部分居民还没有醒来,江波涛先生揉着隐隐作痛地后腰,回到家门口整理新的信件。

 

  “麻烦……嘶……”前脚刚刚跨进花店,后腰就开始剧痛,江波涛先生吃痛地倒吸一口冷气,张佳乐先生愣了愣,停下手里的活儿关切地问:“怎么了?”

“腰好像扭着了……嗯……昨晚在酒馆里过夜了……”

  “啊?你没走?你留在那了?”张佳乐先生看上去非常震惊,“我还以为你中途就回家了……不对,等等,我明白了。”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郑重地拍了拍透明人的肩——他居然可以找准江波涛肩膀的位置:“腰扭着了是小事,我刚和大孙在一起那会儿也经常扭着……扭着扭着就好了,别担心,回去好好睡一觉,让文州给你揉揉,啊。”

  江波涛先生一头雾水:“啊?”

  “哎,小事小事。下次让他轻点。”

  江波涛先生回忆起昨晚喻文州先生给他披上毯子的时候他似乎已经睡沉了:“……他挺动作轻的啊。”

  张佳乐先生古怪地看他一眼:“……好吧,那你下次注意一下身体。”

  

  张佳乐先生扒着花店门框伸着脑袋看着离开的透明人,直到那个鼓鼓的邮包消失在视野里,才脚底抹油一般跑上二楼,一把扑上正准备下楼的孙哲平先生,冲着他挤眉弄眼,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说:“我的天哪大孙!!你知道吗,喻文州和江波涛在一起了!!

  “乐乐你别闹……”孙哲平先生本是皱着眉嫌弃地看着扑上来的人,听到后半句也惊了一下,“啊?他俩?你怎么知道的?“

  “你乐爷我什么不知道?”张佳乐先生撩起刘海摆了个大哥的POSE,“我悄悄告诉你,他们俩昨晚一块儿过夜了,刚刚江波涛过来说他腰疼……看不出来呀,好你个喻文州……!”

  孙哲平先生看看他又看看门口,最终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别人咋样关你屁事,好好上班。”

  “大孙!我就告诉你一人了啊!不准告诉别人啊!”张佳乐先生满脸被八卦滋润的愉悦,走路都能在地板上踩出粉红泡泡,他哼着歌回到房间,拨通了狼人先生的电话。

  “张佳乐我说你有病啊这才几天不知道人睡觉呢吗又怎么了你家大孙放置你了还是你家门口那弱智树精不跟你说话了啊?你这算扰民懂不懂,小心我上张新杰那儿告你去!”电话那头的狼人先生显然是被吵醒的,声音相当暴躁,“告诉你多少回了我周末要睡够18个小时不要没事打电话下次再打我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

  “皇上莫气皇上莫气,小的有要事通报,”张佳乐先生对着话筒吃吃地笑,“你知道小喻和小江在一起了吗?”

 “屁大点事你专门打电话汇报!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等下……”黄少天先生像是被榔头照着后脑来了一下似的清醒了,“你说队长和小江在一起了?”

  “对呀,第一手消息,我谁都没说,先告诉你了。”

  “卧槽。”狼人先生从被子里爬出来,靠着床板坐直,“他们认识连一天都不到吧,就这么干柴烈火?我不信。”

  “乐哥的八卦什么时候有假,够不够劲爆?你别跟别人说啊。”

  “……太劲爆了,”黄少天先生眼神发直,“劲爆到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能够让狼人先生不知道说什么的消息,的确是一件大事。

 

  因为这个消息,黄少天先生一整天精神都处于恍惚之中,傍晚和他一起散步的魔术师先生看出来他的反常,忧心忡忡地问:“……少天是不是有什么事?”

  “大眼儿啊你真是神机妙算!”黄少天先生神神叨叨地凑到魔术师先生旁边,狼尾巴一摇一摇,“跟你说个事,惊天大事,第一手消息,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魔术师先生一脸菜色地回到家的时候,年轻的机械师先生正在研究煮奶茶,机械师先生温和地笑着,走过去一把抱住自己的恋人:“怎么了?我的魔术师不高兴了?”

  王杰希先生任他抱着,叹了口气:“没事……”

  “嗯?”肖时钦先生在他耳旁轻笑了一下,吻了一下他的脖子,“真的?”

  “好吧……确实有件事想跟你说……”

 

  肖时钦先生第二天去上班,把这件事告诉了单位里的小会计戴妍琦小姐。

  戴妍琦小姐大吃一惊,心中的腐兽再一次叫着“HOMO~HOMO~”苏醒了,她午休时间抽空去了趟苏沐橙小姐的糖果店,把肖时钦先生告诉她的又转述给了苏沐橙小姐。

 

  直到苏沐橙小姐给叶修先生转述这个八卦的时候,故事的版本已经变成了:“叶修,你知道吗,小江第一次去文州的酒馆,他们相谈到天黑,然后,然后……”

  叶修先生抖了抖烟灰,挑起一边眉毛:“然后干了个爽?”

  “对对对!”苏沐橙小姐头顶的猫耳塌下来贴着头发,担心地咬了咬下唇,“你也知道了呀?”

  “大孙跟我说的。”

 

  不到两天的时间,喻文州先生和江波涛先生的事遍传遍了整个小镇。

   ……虽然好像稍微有点儿误会。


TBC


这章是我一边看电影一边码的,可能有错字……欢迎指正(土下座

一不小心伏笔埋太多,日后想不起来咋整啊。

评论(13)
热度(20)
©种种棉花收收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