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棉花收收瓜

江波涛中心。
私货携带者,一个农民!

【喻江】捕获一只透明人我们需要做什么(1)

 万圣节PARO,微量韩叶、双花、肖王。
 跟我大声念出来,喻江好好好!冷cp怎么了,南极圈怎么了,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1)

 透明人江波涛先生家对面新开了一家酒馆,这是这个镇子的第二家酒馆。另一家酒馆的主人是韩文清先生,已经营业有十年了。韩文清先生是个看起来很凶的人,眉头总是皱成一团,十年前霸图酒馆开业的时候,店里只有韩文清先生一个人。镇上有了酒馆,这事可真稀奇,开业那天门栓还没放下来,门口的围观群众就已经排成长长的队了,队伍中甚至还有妇女领着孩子,一块儿来凑热闹。韩文清先生个子高,身材也比较壮实,大家都好奇地问他从哪儿来,之前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女朋友?……没有啊,那有男朋友吗?韩文清先生听着这些问题,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应付不来,干脆就在门口挂上了一块沾着血迹的木牌,“只做生意,不闲聊。”,狰狞的字迹和干涸了的血痕不知吓退了多少来凑热闹的居民,导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哪家酒馆周围五十米之内都静悄悄的。 
  “老韩看上去是凶了点,但他是个好人。”幽灵叶修先生这么说,可是大家依旧很害怕韩文清先生。只有叶修先生在酒馆里无所事事(蹭吃蹭喝)的时候,前来买酒的居民才会稍微和叶修先生搭两句话,让压抑的空气变得有点活力。 
   
  江波涛先生是镇上的邮差,他从自家门口的信箱里整理出一堆厚厚的信件,抱回家里分好类,小姑娘小伙子们表达爱意的粉红色信封放在一叠,白色信封的家书再放一叠,鲜红的结婚喜帖是另一叠……江波涛先生在狼人黄少天先生清晨高歌的第一嗓响起时带着这些沉甸甸的信件出门,先去和电锯狂人结婚而金盆洗手的前?海盗船长张佳乐先生的花店,为每一封粉红色的信件配上雏菊和风信子,再到猫女苏沐橙小姐的糖果店里,为收到白色信封的妻子或者孩子买糖果,在街道的尽头,就是韩文清先生的酒馆了,江波涛先生走到门口,刚好碰见张新杰先生在给酒馆门口的盆栽浇水。 
  “早上好,新杰。”江波涛先生晃晃手上的花束,跟这位酒馆的负责人打了个招呼,“杜明也要结婚啦……婚礼在这个星期天,我想挑一种适合他的果酒送给他。” 
  张新杰先生扶了扶眼镜,高大盆栽投下阴影罩住了他的上半张脸,这令江波涛先生不禁想起了动画中反派出场的形象。“结婚对象是谁?唐小姐吗。” 
  “是的。本来我以为小明不会成功呢,没想到真的打动了唐小姐呀。”塞得鼓鼓的邮包、糖果袋子和花束在半空中晃了晃,透明人先生看起来真的很开心。“麻烦你啦,新杰。” 
   
  透明人先生送完了所有的信件,回家的路上隔着老远就听见了黄少天先生的夜场演唱会,还隐约听见和声,这种跑出八百里外的调子,也只能是张佳乐先生了吧。江波涛先生笑笑,转身走进了那家新开的酒馆。 
  “欢迎光临,透明人先生。” 
  来人有着在镇上难得一见的病态的苍白面孔和血红的眼睛,和温柔的笑容、带着笑意的嗓音有着极大的反差,组合起来又意外的和谐。江波涛先生对着这张脸愣了好一会儿,他感觉自己当初见到隔壁帅得让自家门口的铁树精都开了花儿的木乃伊先生都没有发愣这么久过。 
  “买酒还是聊天呢?”这家酒馆的主人像是能看到透明人的实体一样,对着一团空气认真地发问,他的声音很轻,每一个字都咬得非常软,勾着人心里痒痒的,口音有点儿像慢慢悠悠说梦话的黄少天,他们大抵来自南方的同一个地方。“我是这里的老板,喻文州,是个吸血鬼。不过……不吃活物已经很多年了。”喻文州先生弯起眼睛,转身走进吧台,胳膊肘撑在吧台上对着江波涛先生笑了笑。 
  ……这和我知道的酒馆不太一样啊。 
  ……这么看来,韩文清先生居然比吸血鬼还可怕。 
  “……你好,”透明人心里飘过一条条吐槽弹幕,坐上了拿起了吧台上的高脚杯,好提醒对面的吸血鬼自己在哪儿,吸血鬼先生接过半空中的高脚杯,苍白的手指掂着杯底,并没有急着倒酒进去,而是向着透明人的方向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透明人先生?” 
  “江波涛。”透明人回答,“江河湖海的江,波涛汹涌的波涛。” 
  “江波涛……”透明人的名字在吸血鬼嘴里变得有些不同,透明人是从东方来的,说话还是有点东方人咬字平仄分明的感觉,像广播里播送新闻的声音那样,而吸血鬼先生声线低沉柔和,江波涛先生刹那间以为他重复是另一个人的名字。“我猜你不太会喝酒,江波涛先生。来点儿柠檬水吗?” 
  “……对,我的确不太能喝酒。”透明人露出有点错愕的表情,不过对方也看不见。“光听名字就能知道一个人能不能喝酒吗?镇上的魔术师给我算过一卦,说因为名字里水太多导致有点适得其反,所以我不会游泳也不能喝酒……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感觉挺有道理的。” 
  “你说的魔术师是王杰希吗?他算卦一向很准。我只是凭直觉罢了。”吸血鬼先生端起一边的玻璃壶往高脚杯里倒柠檬水,从头到尾视线都没有离开过江波涛先生的眼睛。吸血鬼先生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人……吸血鬼,以江波涛活了没有三百年也有二百年的经验来看,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能看到他的人。眼前的人能精准地找到他眼睛的位置并与其深情对视(?)多半是凭借声音来源的,这是个有难度的活儿,就算是拥有优秀五感的吸血鬼也很难做到。江波涛先生在心里默默的佩服他了一会儿,接过柠檬水,顺便别开目光盯着眼前的杯子。 
   
  一向擅长沟通的江波涛先生不知怎么的,突然也开不了口了。这家新开张不久的酒馆像是施了结界,使人反应变得迟钝,闹不明白问题是酒馆昏暗的灯光造成的气氛,还是这个总是笑眯眯的长相清秀气质独特的吸血鬼先生。脑袋里飘过的弹幕都是些无意义的吐槽,平时引以为傲的交流能力不知道去哪儿过冬了,任是他想破脑袋也打不开一个话题,喻文州先生这这时也不说话了,笑吟吟地看着他,尽管什么也看不见。 
  “喻先生……” 
  “叫文州就好。” 
  “……文州先生,认识黄少天吗?你们的口音有些像。” 
  “小江的听力不错,”吸血鬼先生有些惊讶,很快又笑了起来:“我和少天是在南方一起长大的,后来他北上到了这儿定居,我留在南方工作,最近退休了,想找个有雪的地方……过日子。”最后的“过日子”三个字说的有点飘,江波涛先生总觉得自己听错了,其实对方根本没说这三个字,或者这三个字前面有别的定语。他觉得再问一遍不太礼貌,就接着话茬往下说:“这里到了冬天下雪的确非常漂亮,那种被冰雪覆盖却又富含生机的景色并不是哪儿都能见到的,再过不到三个月就该下雪了,希望你会喜欢……下雪了会非常非常的冷,比南方冷很多,看雪的时候记得多穿一点。” 
  “吸血鬼不怕冷的。” 
  “随着年龄增长,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怕冷。你知道叶神吗?我们都觉得他活了有几千岁了,因为连小卢都只穿一层单衣和小别打雪仗打得浑身都是冰疙瘩,叶神裹着棉被靠在韩文清先生酒馆的壁炉旁边,叼着根烟,嘴里念着‘年轻真好……’之类充满怨念的话。”想到那个画面,江波涛先生也笑了,“我想他应该也是很喜欢雪的,每年他都偷偷躲在窗户后面看孩子们打雪仗。” 
  “叶神啊……”喻文州先生不再看向江波涛先生了,他拿起一块布擦着吧台上的杯子们,像是随口问了一句:“叶神来到你们这儿,是多久以前的事?” 
  江波涛先生努力回忆了一会儿:“……大概是一百年前吧,那时候我还挺小,和小周坐在信箱底下整理信件,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他,他从我家门口路过……我记得他夸过小周长得好看,还捏了小周的脸……小周就是我家隔壁的木乃伊,长得很帅的那个。”他比划了一个缠绷带的动作,又想起喻文州看不见,只好郁闷地把手放下。 
  “一百年前啊……”喻文州先生看着杯子若有所思,“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小江你知道么?” 

TBC

评论(6)
热度(23)
©种种棉花收收瓜 | Powered by LOFTER